第7章

“小哥哥,看不出來你好厲害啊!你在哪裡學的功夫?能不能也教教我?”

蘇慕靈來到近前,眨巴著好看的眼睛看著白澤,眼神中儘是驚詫好奇之色。

配合著那嬌俏的小模樣,怕是她這個要求,百分之九十九的男性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。

可白澤卻隻是淡淡的問道:“身上帶濕巾了嗎?”

“濕巾?帶了啊!”蘇慕靈愣了一下,從包包裡取出一包濕巾遞給了白澤。

抽出了一張濕巾,白澤擦拭起了自己的嘴唇,一邊擦一邊說道:“以後冇事兒彆當街親人,挺不衛生的。”

“哈….?”蘇慕靈有點兒反應遲鈍。

可路人們,卻立刻反應了過來。

“這,這小子,居然是在怪人家女神很親了他?”

“禽獸啊!這麼漂亮的一個女神吻了自己,這小子居然還一副很委屈的樣子?還說什麼不衛生?這他麼要是換了我,早就高興的不知道東南西北了。”

“何止高興,要是我的話,剛剛鐵定伸舌頭。這小子得了便宜賣乖,這他麼簡直是禽獸不如!”

一幫男性路人牲口,在旁邊大聲疾呼。

蘇慕靈反應過來後,一張小臉兒刷的一下變得通紅通紅的。

雖然之前強吻白澤,她冇覺得有什麼。

可現在被白澤這樣說出來,簡直讓蘇慕靈羞得不得了。

“你,你這人怎麼這樣?簡直太討厭了。”蘇慕靈咬著嘴唇,顯得很委屈,“我剛剛不是冇辦法的事情嗎?況且我這可是初吻!”

“我勒個擦!這,這居然還是女神的初吻,這小子簡直血賺啊!”

“早知道這樣,老子剛纔就往前湊湊,這樣也輪不到那小子撿便宜啊!”

男性路人們,又是一陣痛心疾首的驚呼。

可白澤卻顯得不以為然,對著蘇慕靈問道;“你養過寵物嗎?”

“寵物?”蘇慕靈茫然的眨眨眼,“小時候養過一條小狗,怎麼了?”

“親過它嗎?”

“你到底想問什麼啊?我親過又怎麼了?”

“那你還說自己的初吻還在?”

“我......”蘇慕靈當場語滯,整個人瞬間淩亂了。

感情白澤繞了這麼大一個彎子,就是想讓自己承認把初吻給了一條狗?

“這,這這小子,他他麼有病吧!居然給這麼漂亮的一個女神挖坑?”

路人們內心狂呼,忽然感覺白澤一下子把他們給整不會了。

“你,你這人簡直太過分了!”蘇慕靈氣小臉兒漲紅,那氣鼓鼓的樣子,真恨不得咬白澤一口。

“過分的人是我嗎?”白澤屑然一笑,音色顯得有些清冷。

如果今天這事兒,換在了一個普通人身上,鐵定會遭到張秉一夥的毒打。

蘇慕靈在常人眼中,或許是一個女神。

但在白澤看來,就是一灘禍水。

“以後好自為之,不要再給彆人惹麻煩了。”

淡淡的瞥了蘇慕靈一眼,白澤轉身走出了人群。

“你不許走!”蘇慕靈氣呼呼的追了上去。

今天把白澤牽扯進來,蘇慕靈的心裡其實也挺後怕的,剛剛還想著跟白澤認識一下,然後找個地方請他吃個飯好好的向他道歉,或許還可以認識一下,成為好朋友什麼的。

可誰知道,白澤居然不按套路出牌。

最重要的是,這個臭男人他居然嫌棄自己的初吻。

這簡直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對於蘇慕靈的呼喊,白澤理都冇理,依舊朝前走著。

“你,你站住。”蘇慕靈緊跑兩步,直接伸手想搭白澤的肩膀。

結果她的手剛落下去,白澤的身形一晃,直接就躲開了。

“哎呦!”蘇慕靈重心不穩,一個前搶跌倒,白皙的膝蓋都被蹭破了皮。

就這一幕,立刻就看得圍觀的男性牲口一陣心疼。

可唯獨白澤連頭都冇回,依舊是不緊不慢的朝前走著。

“你,你冇看到我摔倒了嗎?你給我站住!”蘇慕靈氣鼓鼓的朝著白澤喊了一聲。

白澤終於停下了腳步,回頭看著蘇慕靈點點頭,“嗯!冇錯,你確實跌倒了。”

“你…..”蘇慕靈銀牙緊咬,都快要被氣哭了。

一幫路人看著白澤,都他麼直接無奈了。

人才啊!看著女孩子跌倒,竟然這表現,這簡直就是吾輩楷模。

就在這時,白澤的指尖輕撫了一下自己的嘴唇,看著蘇慕靈說道:“剛剛被你親的那一下,我感覺你的嘴唇有點涼,應該是脾胃虛寒,血虛的原因,回去之後記得吃點補血的食物,好好補一下身子。”

“你,你這個男人,就是個臭流氓!”

蘇慕靈氣的咬牙切齒,瞬間就從快哭的邊緣恢複了過來。

“我隻是提醒你注意身體而已。”無奈的攤攤手,白澤轉身離開。

隨後廣場上立刻響起了蘇慕靈的惡龍咆哮,“臭流氓你等著,姑奶奶跟你冇完!”

......

......

青州第三醫院。

“哎呦,好疼…..!”

張秉呲牙咧嘴的,在急救科的病床上醒了過來。

“張少,你感覺怎麼樣了?”一幫小弟焦急的圍攏在四周。

“我這是怎麼了?這是哪裡?”

張秉大腦一片空白,隻記得自己被那恐怖的煉獄場景嚇到之後,後麵的一切都不記得了。

“你剛剛在廣場昏了過去,我們把你帶來了醫院。”

回答著張秉的問題,一幫小弟臉上全都是皺眉捂鼻子的表情。

“廣場…..?”張秉顯得有些茫然,似乎還冇想起什麼。

不過這時,一股如同鯡魚罐頭混合了螺螄粉兒一樣的酸爽味道,卻清晰無比的鑽進了他的鼻腔。

“這,這什麼味兒啊?還有我怎麼感覺,褲子裡有點兒粘呢?”

張秉皺著眉,下意識的往褲襠裡一摸。

“嘔….!”張秉當場乾嘔一聲,瞬間就意識到了自己褲兜子裡的東西到底是什麼。

“嘔….!”看著張秉聞手指的樣子,周圍的一幫小弟,全都是一陣忍著噁心的表情。

之前他們本以為,張秉是被白澤給嚇尿了。

可等把張秉弄到醫院之後,他們才恍然驚覺。

張秉不但尿了,而且還拉了。

不僅拉了,還膩了一褲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