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使語言在冷漠,她依然感激。既使小床在冰冷,她依然溫暖。即使叔叔在討厭她,她依然喜歡他。

季離站在門口向裡麵望去,手裡小心的捏著一份成績單。

燦若星辰的黑眸一緊,變的有絲陰霾。

是她。

“誰讓你上樓的,滾下去。”暴喝聲響起,眼裡竟是對她的厭惡。

季離小小的身子不斷的瑟瑟發抖,她怯怯遞上成績單,嘴裡發出如紋子般的聲音!

“叔......叔,這是我期未考的成績單,老師說要家長簽字。”

她越說越小聲,直到最後低下了頭,她害怕叔叔,因為他不喜歡自已。

他的眼睛撇向她手中那張質的粗糙但被壓的很整潔的白紙。

“進來。”他的聲音冷酷冇有一絲的溫度。

季離拖下舊舊的小布鞋,小心翼翼的踏進,這是她第一次進入叔叔的房間,心裡有一種莫明的興奮。

而沙發上的阿姨好像並不打算起來,也並打算穿衣服,她不冷麼?

米羽藍打量著麵前這個臟兮兮的小女孩,這小丫抬頭是夜的侄女?為什麼會穿的這麼破舊?她不喜歡這個女孩,因為過於清亮的眸子。

季夜皺著眉著看向還睡在沙發上的女人,不耐煩的說道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滾,我不喜歡在重複一次。”對已失去興趣了女人,他從來不會留情。

米羽藍的臉一陣紅一陣青,這個男人可是她不容易才攀上的,一切都很順利,就是因為這個突然闖進來的臟女孩打擾了她的好事,不甘心的穿起衣服,從季離身邊經過時,惡毒的瞪了她一眼。

為什麼這位阿姨也這麼討厭自已?小小的她心裡又失落了一下。

房間裡隻剩下他們二了,季夜坐到的沙發上,如王者般的雍容華貴。

他有著黑色柔軟的短髮,如刀削般立體的五管,薄薄的嘴唇,還有那如星辰般閃亮的黑眸。

叔叔真好看,小小年紀的她,不知道英俊是什麼?帥是什麼。

“拿來,還有,不要盯著我看。”

“哦。”

季離慎重而小心的把成績單放到他麵前,在彎腰離他最近時,她好像聞到了叔叔身上淡淡的清香,她從偷偷的吸了一口。

他看都不看,拿出筆來在右上角簽上龍飛鳳舞的兩個大字季夜。

把成績單丟向她,他冷冷的說“你可以走了,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不可以上樓”因為她冇有這個資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