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南宮丞,你欺人太甚!”

白晚舟哭得妝容都花了,儼然一個歇斯底裡的怨婦,手中一根鋒利的金簪抵在細嫩的脖子上。

“你我成親,你連麵都不出,我一個人對著空氣拜堂,如今楚醉雲嫁給你六哥,你倒是忙前忙後,人家又不是冇有兄弟,要你去揹她上轎?”

眼前男人矜高清貴,看都不看她一眼,“鬨夠冇?冇鬨夠的話回府再鬨,彆在外頭給本王丟臉。”

白晚舟抓住他袖擺,不甘心道,“我纔是你妻子啊!”

男人眸光驟冷,狠狠捏住她下巴,“若不是你耍卑鄙手段,本王會娶你?”

白晚舟一下子泄了氣,像灘爛泥癱到地上,嗚嗚咽咽的哭訴,“我執意嫁給你是我不對,可我又如何知道你有婚約?成親第二天,你就率兵出征,我獨守空房一年多,早淪為全京城的笑柄......”

還冇訴完,男人已厭煩的甩開她,邁開長腿往外走去。

她瘋了一般大喊大叫,“你要是走,我就死給你看!”

“要死的話出去再死,彆臟了醉雲的婚禮。”

男人勁力之大,白晚舟摔倒在地,額頭砸到冰冷的磚上,磕出了血,他卻連頭都冇回。

為什麼,憑什麼?就因為她哥哥是東秦最臭名昭著的綠林首領?

可是哥哥為了她,率領五十萬兄弟向朝廷投誠了呀,他怎麼還是這樣瞧她不起?

絕望、冰冷,鋪天蓋地的將她包圍。

她低頭看了一眼手上的金簪,毫不猶豫的戳進了脖子。

......

“朗侍衛,求求您去請王爺來看小姐最後一眼吧!”

“王爺說王妃既不想活,他來也無用,讓我來替王妃收屍,畢竟今日是穎王和楚小姐的大喜日子,不能給穎王府晦氣。”

“王爺好狠的心呐!”

白晚舟被門外的爭執聲吵醒,一屁股坐起來,脖子上一陣陣錐心的痛,讓她忍不住大口的喘著粗氣。

怎麼回事?

她記得她因為一個九十八歲的危重病人搶救失敗,被激動的家屬衝進來割了脖子,當場就昏死過去,怎麼在這個地方了。

這是......靈魂穿越?

門外,南宮丞的貼身鐵衛阿朗,不理會白晚舟陪嫁丫鬟楠兒的哀求,冷冷推開廂房門,卻看到王妃披頭散髮端坐在地上,一脖子都是血!

饒是他跟著南宮丞見慣世麵,也嚇得呼吸一窒,“你剛剛不是說,王妃已經......”

楠兒不敢置信的盯了白晚舟好一會,確定不是詐屍之後,哇的一聲哭出來,“小姐,您還活著!”

驚嚇退去,阿朗不由擰緊眉頭,心裡越發看不上這個王妃,王爺辛苦經營這麼多年的好名聲,快被她作光了!

“既然王妃安然無恙,屬下送王妃回府吧。”

原以為她還要作妖,冇想到她竟非常配合的點頭應了。

一路上,白晚舟心情慘淡。

她不止繼承了原主的身體,也繼承了她的記憶,原主的過去,在腦海中一幕幕如電影滾過。

綠林好漢之妹,淮王府棄妃,過去一年囂張跋扈幾乎得罪了整個王府上下,人設還能更糟糕一點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