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晚的天氣格外的陰沉,稀零的春雨慢慢變急,偶爾夾雜著幾聲春雷,讓本就沉悶的空氣變得更加壓抑起來。

遠在郊外的一處空寂院落中,數十名身著黑衣的蒙麪人手持著大刀,戒備的巡視著四周。

屋內,江思楠害怕的縮在兩個侍衛身後,在燭光的映照下,絕色瀲灩的容貌如新月生暈,如花樹堆雪,簡直美豔不可方物。

然而那雙本該充滿靈動的美眸裡麵卻是一片空洞,毫無任何光澤可言,再加上她那副縮頭縮腦,極具害怕的癡傻神情,生生的毀了這幅如絹畫般美豔的畫麵,倒像是一個冇有靈魂的美麗軀殼站在這兒。

“可汗,你還可滿意?”一道低沉且邪肆的聲音從一個五官俊美的男人口中傳來。

江思楠那雙癡傻無神的眸子立刻朝那個男人看去,兩手不停的交錯在胸前,害怕的叫了兩聲:“王……王爺,月……楠兒怕。”

“王爺為了大業竟然連自己的王妃都肯拱手送給本可汗,這份誠意,本可汗自然要收下。”坐在俊美男子對麵的粗壯男子,摸著滿臉的絡腮鬍子,淫笑而又毫不顧忌的看向躲在兩個侍衛身後的江思楠。

“順便本王在告訴可汗一句,王妃如今可還是處子之身,隻要可汗在這份盟約上簽字,那王妃的第一次便是可汗的。”南宮軒一雙狹長的丹鳳眼譏誚的朝江思楠看去,卻熟視無睹江思楠眸中的害怕和畏懼。

一個癡傻且聲名狼藉的女人,對他冇有任何的用處。

反正她的清譽早已不在,他為何不利用她的美色去換取一些對他有用處的東西呢?

塔克可汗聽完之後便迅速的在盟約上簽了字,簽完便迫不及待的走到兩個侍衛前,一把就將瑟瑟發抖的江思楠抱在了懷中:“哈哈哈哈……小美人,今晚,本可汗定會好好疼愛你的。”

“王……王,王爺,救,救,救楠兒……”江思楠那嬌小的身軀被粗壯的塔克可汗抱在懷中,動彈不得,隻得用那雙癡傻無神的眸光看向南宮軒,傻傻的求救著。

然而南宮軒卻低下頭,輕輕的飲了一口清茶,看也不看江思楠一眼:“三日後,本王會派人去接王妃。”

“王……王……王爺。”塔克可汗抱著不斷掙紮的江思楠朝門外走去,而江思楠雖然癡傻可是卻也知道自己是王爺的女人,不能被其他男人這樣抱著,掙紮中,直接用自己的手抓破了塔克可汗的臉。

塔克可汗畢竟是個蠻夷,“啪”的一巴掌,便重重的打在了江思楠的臉上,直疼得江思楠差點兒昏過去,嘴角也滲出了不少的血漬。

“可汗,王妃畢竟是中原的女人,哪裡有你們逮人的女人受打,你這一巴掌再打下去,這王妃可就要香消玉殞了。”南宮軒站起身,笑著走到可汗跟前,攔住了可汗的動作。

隨後轉過身便將渾身顫栗的江思楠摟入了懷中,十分溫柔的替江思楠擦去嘴角的血漬:“楠兒,你乖,三天後,本王便會接你回來,到時桃花苑的桃花正好也開了,本王就帶你一個人去好嗎?”